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看看世界各地的独立游戏工作室和开发者们是怎么开发独立游戏的 ... ... ...

2017-3-25 12:48| 发布者: xmohe| 查看: 1133| 评论: 1

摘要:   Kate Gray (作家)花了一年时间,在欧洲各地探索独立游戏活动。 而独立游戏开发者的创造力和独立游戏所体现的凝聚力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这个过程中让她学习到了很多。  这个夏天,我在一个叫做Stugan( ...
  Kate Gray (作家)花了一年时间,在欧洲各地探索独立游戏活动。 而独立游戏开发者的创造力和独立游戏所体现的凝聚力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这个过程中让她学习到了很多。


  这个夏天,我在一个叫做Stugan(林间小屋)的游戏开发工作室待了一个月。Stugan(林间小屋)(游戏开发工作室)这个名字听起来有点阴森,但它实际上很优美,就像是一首牧歌。这个为期八周的活动,是由独立游戏开发者Rovio和King组织的,而且他们两个还是校友。我们住在一个山中的红木小屋里,还可以俯瞰山下的湖——似乎可以称这个湖为为“Bjursen”。但我们只能称它为湖泊,因为我们不能准确无误的断言任何事情。当我们停止游戏开发项目工作去休息的时候,我们就到附近的山顶看流星雨,或者在北极光下游泳,亦或围坐在篝火旁喝松子酒。

  出席Stugan(林间小屋)(游戏开发工作室)的参与者来自世界各地,但是最终都在Scandinavia(斯堪的纳维亚半岛)这个小角落里停留了下来,因为在这里有我们可以共同分享的东西:那就是创造和开发视频游戏的欲望。我晚到了三个星期,作为团队中唯一一个记者,我觉着自己是一个局外人,但没过几天我已经很受大家欢迎,并且觉得自己已经融入到团队中了。这个团队中有很多像Ivan Notaros(独立游戏开发者)一样的人,而来自塞尔维亚的Ivan Notaros(独立游戏开发者)是一个极其有才华的人,他根据自己90年代在南斯拉夫战争中的经历和见闻开发了了一款名为House of Flowers的游戏,但他还花费了大量的时间来制作小游戏,并且和我们组成了团队。Michael 和 Laura与其说是程序员,不如说是动画师,他们用自己的艺术风格预示他们的项目——《Thin Air》一定会帮助他们实现自己的愿望的。

  Stugan (瑞典语称为 ‘cabin’) 是一个为期两个月的独立游戏创作机构。游戏开发者需要申请才能参加,如果需要的话还可以免费入住到Auston 和 Diana的家里,他们是团队中的另一对夫妻,正在制作一款名为《Catdate》的游戏,这款游戏就像是一个简单的约会,但这个约会是与猫咪的约会,但是这款游戏特别有意义,它能帮助你学会如何与他人交流。来自南非的 Robbie、Dorianne 和Marc是唯一的三人团队,他们一直从事开发《Kingdom in the Sky(天空之城)》这款游戏,由于全职工作的原因,他们在我们这次的活动中待不了几个月。来自瑞典Mira和来自丹麦的Tanja两名女性组成了一队,并合作开发双人游戏Tick Tock,玩家在没有体验过游戏之前,他们很难相信游戏中有令人瞩目的魔法对抗环节。这些新游戏荟萃以及2016年中制作的其他很棒的游戏都值得我们去看一看。

  因为Stugan(林间小屋)(游戏开发工作室)工作,所以才开始开发自己的游戏。我的第一个游戏——《Awkward Dating Simulator(模拟尴尬约会)》的下载次数已经超过1000了,这个数据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明年,我将从芝加哥坐52小时的火车去旧金山参加名为Train Jam的游戏开发者大会,在这里游戏开发者们制作的游戏就像沿途的风景一样多。我制作游戏仅仅是为了成为像大会中优秀的独立游戏开发者那样的人。

  这里一直都存在着独立游戏开发社区。 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期,一些小型游戏开发团队开发出了属于他们自己的游戏,并把游戏下载到磁盘上,然后直接拿到贸易博览会上进行销售,绕过了一些软件开发的零售环节。到了九十年代,互联网的发展意味着独立游戏开发者可以直接面向全球销售游戏数据,而不必生产游戏软件拷贝。最近,像Xbox Live Arcade、 PlayStation Network和 PC这一类的游戏服务平台给了独立游戏开发者可以访问网上应用商店的机会,他们在网络商店中就可以出售游戏。


  现在,独立游戏和它们的制作团体在视频游戏文化中发挥着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重要的作用。主流游戏业务,类似于主流电影业务,内容主要和噪音有关。附有三个标题的游戏是靠既流畅又特别的动作和暴力内容的噱头出售的,游戏业界最大的年度活动E3(游戏展会)和Gamescom(科隆国际游戏展;)对于独立游戏来说,它们就是众声喧哗的战场,在这里必然会赢得最大,最闪亮的游戏展位。

  独立游戏通常也会有流畅的动作和暴力的游戏内容,但是富有创造性的动作是与其他游戏的不同之处。除了有E3(游戏展会)这种展会,也会有像Mild Rumpus这种展会,它的角落被布置成甜蜜而又轻松的空间,与会者可以玩《Lieve Oma(亲爱的奶奶)》这种游戏,在这个游戏中玩家可以和一个和蔼可亲的老奶奶在树林里散步。或者是玩《Beeswing》(游戏),游戏场景是设置在苏格兰小村庄中。今年夏天,伦敦的Somerset House(萨默赛特宫)举办了Now Play This(游戏节),这是一个富有创新意识的游戏和装置的大集合,游戏节经过精心的策划后,被安排在一个废弃大厦的一侧。在这里,每个人都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给游戏节想出一些艺术性标题,例如painterly pinball sim Inks(彩画弹子球)和Where’s Wally-like puzzler Hidden Folks(寻找威利)。


  最近,第一届IndieCade Europe活动在巴黎举行,本次活动在一个宏伟的18世纪博物馆中落脚。在我看来本次活动的亮点就像是《Chalo Chalo(恰露恰露)》这类的游戏,一个简单又精彩的多人竞速游戏,即使缓慢移动也会带给玩家紧张感。在《Killing Time At Lightspeed(光速撩闲)》这个游戏中,你可以看到朋友的社交动态。在游戏中你是以光年来计算时间的,所以你每刷新一次游戏,就会度过两年的时间。而《Old Man’s Journey(老人之旅)》这个游戏正如标题所表述的那样,具有强烈的艺术风格。

  在这些安静又温馨的空间中,人与人之间是互相关注的而不是竞争。3A游戏在很大程度上仍然令人兴奋,并且很值得大家商讨,至少在我看来,他们是一个企业。在Stugan(林间小屋)(游戏开发工作室)中,人们谈论自己的游戏项目,工作上相互合作,当其他人需要独自上山时他们也会互相理解。当独立游戏团队中出现问题时,人们互相讨论并分享资源和经验来共渡难关。但当在主流行业发生类似问题时,人们就不会互帮互助,那些有用的资源和经验会被人当做机密隐藏起来而不是分享出去。像Tom Francis(Stugan的参与者之一)这种成功的游戏开发者,他们都会发布博客,并在更新的视频中谈论他们设计的问题,甚至在小工作室中设置摄像头来直播他们的游戏开发过程。

  正是这种对外的透明度和开放度才使独立游戏团体受到欢迎。他们用一种亲和力、善意以及诚意打动你,让你看不到游戏行业的败落。作为一个独立游戏开发者的确很辛苦。很多团队在网上与相隔数千英里的合作商沟通,由于时差问题,所以他们的工作通常是:深夜里在Skype电话和Google环聊上进行的;他们通过社交软件与玩家和其他游戏开发者进行长途联系,他们必须顾及到不同时区的交易者。因为这种频繁的联系,所以他们每一次因公事见面时,更像是一家人团聚。独立游戏开发者们都会互相拥抱,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

  这种开放性以及游戏开发者之间互相关心的感情让开发游戏这种工作变得更加亲切,人们之间的关系也变得更加的融洽。就像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创作型歌手以及七八十年代的独立乐团一样,他们是通过歌曲来展示自我,新一代的独立游戏开发者也想要通过他们的游戏来展示自我。他们愿意和陌生人一起变得脆弱,也愿意在游戏中探险传达他们的感受。Pol Clarissou是Stugan(林间小屋)(游戏开发工作室)的另一个校友,他制作了《Orchids to Dusk》游戏,这个游戏中的互动很少,而这个游戏教会你一个道理: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拯救自己你什么也做不了,这个世界就像你看到的这样,你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去亲自体验它。

  最后一年我们也看到了像《Cibele(希蓓蕾)》这样的游戏,这个游戏还原了游戏创作者Nina Freeman令人心碎的情感经历。我们已经看到了Lucy Blundell早上起床后不舒服的叙述,《One Night Stand(一夜情)》这个游戏就是让一个陌生人爬上你的床,然后让玩家在醒来后选择如何处理这件事。在这些游戏中,玩家的经历以及感受十分的开放和真实,因为独立游戏开发者在开发游戏时也无法预见到游戏中人物未来的生活以及经历,只是将这些游戏人物根据自身经历创造出来。反过来说,这样做也是为了激励其他人这样做。

  这种高度个人化、高度实验性的游戏设计是一种反主流文化,这类游戏已经受到主流游戏社团的批评、抵制甚至是侵略,这些主流游戏社团是一些具有自我认同感的玩家,他们认为自己正在开发的游戏才应该是游戏未来发展的方向。许多人喜欢打打杀杀的游戏,认为那些比较文艺的小游戏是对暴力游戏的一种威胁。2013年,游戏开发者Zoe Quinn在PC(游戏试玩平台)发布了她的互动游戏《Depression Quest(抑郁独白)》,而开发游戏的时候,她的身体状态恰巧不太好。游戏有关于精神健康的内容被看做是对抑郁症患者的一种挑衅。然而在电子游戏行业,脆弱的暴露缺点是会被上升到大是大非高度的。

  我在Stugan(林间小屋)(游戏开发工作室)中制作的游戏——Now Play This 和 Mild Rumpus,在IndieCade(独立游戏开发大会)上进行了展示和分享,这两款游戏非常棒而且他们不会在游戏行业中埋没。独立游戏是一种文化,这种文化无时无刻不在反映着生活。对很多人来说,现在生活很困难,因为我们面临着全球经济衰退,金钱紧张。2016年是政治动荡的一年,旧的观念正在瓦解。我们所看到现在有很多自我保健的概念,例如舒适惬意和正念(西方心理学界热门概念之一),然而,这种现象并不是巧合。在困难的时候我们寻求简单有意义的乐趣;我们需要照顾自己,我们需要包裹好自己去面对冷漠的世界。

  从游戏带给人的愉悦感来说,我今年看到的游戏还是有很多不足之处。但是它们也有优点,那就是真实、个性和强大。像所有好的艺术一样,它们让我们体会到作者内心的想法和感受。有时候这也正是游戏所需要的:体会游戏创作者内心感受的方式。

12下一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本文导航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ldgz123 2017-6-6 09:29
太棒了!!!!!!!!!!!

查看全部评论(1)

推荐阅读
一款超治愈的独立游戏,你相信是三位美女组队完成的吗? 一款超治愈的独立游戏,你相信是三位美女组队完成的吗?

三个美女做了款不输纪念碑谷的治愈游戏 《影子里的我》是一款由三位美女独立游戏 ...查看详细>

吟唱勇士Bardbarian 吟唱勇士Bardbarian

伊斯特里恩的天灾 Ravenmark: Scourge of Estellion 《吟唱勇士 Bardbarian》不仅将 ...查看详细>

      热门帖子
      一款超治愈的独立游戏,你相信是三位美女组队完成的吗? 一款超治愈的独立游戏,你相信是三位美女组队完成的吗?

      三个美女做了款不输纪念碑谷的治愈游戏 《影子里的我》是一款由三位美女独立游戏 ...查看详细>

      吟唱勇士Bardbarian 吟唱勇士Bardbarian

      伊斯特里恩的天灾 Ravenmark: Scourge of Estellion 《吟唱勇士 Bardbarian》不仅将 ...查看详细>

      伊斯特里恩的天灾Ravenmark: Scourge of Estellion 伊斯特里恩的天灾Ravenmark: Scourge of Estellion

      《伊斯特里恩的天灾》是一款策略战棋类游戏,卡通风格的画面看上去很精美,拥有多个兵 ...查看详细>

      激光人生Laserlife 激光人生Laserlife

      在2010年举行的IndieCade上公开的以宇航员为主题的另类音乐游戏《Laserlife》今日正式 ...查看详细>

      最终幻想5Final Fantasy V 最终幻想5Final Fantasy V

      《最终幻想5》初代在1992年登陆在SFC平台,是FF系列走上巅峰的开始。可爱的三头身造型 ...查看详细>

      发布主题 官方QQ群 微博